您当前所在位置: 首页 > 审判业务 > 理论探讨

乘暴力强奸之际拿走财物的行为如何定性——郭爱洁

来源:   发布时间: 2015年12月14日

乘暴力强奸之际拿走财物的行为如何定性

一、案情

    被害人孙某甲平时在济南居住工作,其在济阳县澄波湖壹号小区拥有一套住房。2015年孙某甲将该房子放到“58同城”、“赶集网”上进行出租。被告人孙某在“58同城”网上看到该信息,见出租人为女性,便假借租房名义给被害人孙某甲联系并约定见面地点。下午13点左右,两人见面后前往出租房,上楼过程中孙某发现该楼内住户较少,进入出租房后遂产生了强奸孙某甲想法,将被害人孙某甲强行摁倒在床上,被害人孙某甲强烈反抗,并将被告人孙某的嘴唇咬伤,孙某拿出随身携带的小刀威胁孙某甲,孙某甲随即从包内拿出100元钱让被告人孙某去看伤,但孙某未接受仍继续持刀威胁被害人,并采用抓头发、殴打的方式将被害人孙某甲强奸。强奸完后,被告人孙某将孙某甲之前拿出的100元钱及从孙某甲裤子口袋中掏出的100元钱拿走,并威胁被害人不准报警,因担心其报警及不能出楼道门,孙某将被害人孙某甲的手机卡及门禁卡拿走。经法医鉴定,孙某甲体表软组织挫伤构成轻微伤。

     案发后,被害人孙某甲丈夫报警,被告人孙某在家中被抓获,到案后如实供述了其强奸的犯罪事实。但其在审查起诉及审理过程中拒不承认其抢劫的犯罪事实。

二、裁判

    被告人孙某采用暴力、胁迫手段,强行与妇女发生性行为,其行为构成强奸罪;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采用暴力手段强行劫取他人财物,其行为构成抢劫罪,公诉机关指控其罪名成立,依法应予惩处。被告人孙某持刀具强奸妇女,且致人轻微伤,到案后虽能如实供述强奸的犯罪事实,量刑时仍应从重考虑。被告人孙某辩称的其拿走现金是为了看病并非是非法占有,且被害人没有反抗的理由,合议庭评议后认为,被告人孙某在实施完强奸行为后,利用被害人不敢反抗的处境,劫取他人财物,其行为符合抢劫罪的构成要件,构成抢劫罪,但其拒不承认该起犯罪事实,量刑时从重考虑。被告人孙某能积极赔偿被害人经济损失,量刑时酌情从轻处罚,综合上述因素依照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》第二百三十六条、第二百六十三条、第六十九条、第六十七条第三款之规定,判决如下:

    被告人孙某犯强奸罪,判处有期徒刑四年;犯抢劫罪,判处有期徒刑三年零六个月,并处罚金一千元,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六年零六个月,并处罚金一千元。

三、评析

    对孙某构成强奸罪没有异议,但对孙某在对孙某甲实施强奸过程中,拿走200元现金的行为如何定性,本案存在异议。

    第一种观被告人孙某拿走200元的行为不宜认定为抢劫罪。本案中,被害人孙某甲在同被告人孙某反抗的过程中,将被告人孙某咬伤,随拿出100元让其到医院治疗,希望孙某能够停止实施犯罪。但孙某并未接受仍持刀威胁对被害人实施了强奸行为。在被告人孙某实施强奸完毕后,被告人孙某将孙某甲之前拿出的100元钱及从孙某甲裤子口袋中掏出的100元钱拿走,被告人孙某拿走200元的目的是为了看病,并不是非法占有财物,且被害人孙某甲并未反抗,不宜认定为抢劫罪。

    第二种观点认为,孙某拿走200元的行为构成抢劫罪。被告人孙某在使用暴力强奸过程中,拿走被告人孙某甲200元的行为构成抢劫罪。

    笔者赞同第二种观点。抢劫罪采取的是当场使用暴力、胁迫或者其他方法,强行、立即劫取公私财物的行为,其侵害的客体是复杂客体,除侵害了公私财物的所有权外,同时也侵害了被害人的人身权。从本案孙某实施强奸行为的过程中看,被告人孙某采用抓头发、殴打等暴力方式将被害人孙某甲强奸,在被害人孙某甲心怀恐惧,已丧失反抗能力的特殊情况下,孙某掠走被害人孙某甲的财物,其行为不仅侵害了孙某甲的财产权,同时也侵害了孙某甲的人身权。

    综上,本案中,被告人孙某暴力强奸孙某甲,其行为构成强奸罪,在强奸行为实施完毕后,强行劫取他人财物,构成抢劫罪,两罪并罚,对被告人孙某犯强奸罪,判处有期徒刑四年;犯抢劫罪,判处有期徒刑三年零六个月,并处罚金一千元,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六年零六个月,并处罚金一千元。定罪准确,量刑适当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刑庭  郭爱洁

关闭
版权所有:山东省济阳县人民法院 ICP备案号:鲁ICP备13032396号
地址:山东省济阳县新元大街 电话0531-81171234 邮编:251400